新冠病毒

新冠病毒

为了开服需要献祭一个特朗普

其他交流冰红茶 回复了问题 • 3 人关注 • 4 个回复 • 36 次浏览 • 2020-03-14 11:24 • 来自相关话题

疫情重创硅谷经济,连鲨鱼队冰球比赛都不能看了

焦点新闻admin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2 次浏览 • 2020-03-14 10:57 • 来自相关话题

据国外媒体报道,一种微小的病原体正在颠覆硅谷,威胁到全球经济最强大的地区。在当地,新冠病毒疫情引发的不仅仅是公共健康危机,还阻断了各种经济活动,波及大量人员的日常工作和生活。   ...查看全部

据国外媒体报道,一种微小的病原体正在颠覆硅谷,威胁到全球经济最强大的地区。在当地,新冠病毒疫情引发的不仅仅是公共健康危机,还阻断了各种经济活动,波及大量人员的日常工作和生活。



 





 



圣何塞鲨鱼队空荡荡的主场



疫情究竟有多严重?在硅谷,各类体育比赛、表演、会议都接连取消了,人们不再能够跟平常那样到市中心玩耍了。



至少在接下来的三周里,球迷们都将无法前往SAP中心观看圣荷塞鲨鱼队的冰球比赛。(他们也将无法前往圣何塞地震队主场看他们的足球比赛。)周三晚间,圣克拉拉郡颁布了一项禁令,禁止举行1000或以上的人的聚集活动,以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传播。截至周三下午,旧金山湾区的感染病例超过100人。



鲨鱼队和有27年历史的SAP中心,成了眼下的公共卫生危机动摇硅谷商业基础的一个缩影。除了冰球比赛以外,SAP中心还举办杂技表演、公共演说、音乐会等活动。



疫情危机笼罩之下,旧金山湾区已经有许多的大型企业和学校关闭,人们的日常聚集活动也趋于停滞。当地的服务行业人员和小时工恐怕会成为最受打击的群体。



“SAP中心的建立是为了驱动市中心的经济发展,至今仍是如此,”圣何塞的经济发展主任金姆·瓦莱什(Kim Walesh)说道,“它彰显了企业商户之间的相互依存,也显示出了各类活动、会议、面对面的服务和体验对我们本土经济的驱动作用。”



就像硅谷本身——高薪的技术工程师赚大钱,但一半的劳动力是低薪的服务行业员工——鲨鱼队只雇佣250名全职员工。其中10%的人是该冰球队的明星,他们所占的工资总额达到8150万美元。



但据大鲨鱼队称,在比赛日,约有800人在这座体育馆里工作,占员工总数(1100人)的很大一部分。他们大部分是小时工,从事检票、切火鸡做三明治、给冰块抹平、赛后清洁等工作。对于规模较小的活动,比如同样叫停的太阳马戏团表演,工作人员要少一些,但仍有500人。



经济损失无可避免



与此同时,加州的体育行业研究公司SportsEconomics LLC发布的圣何塞市2015年经济影响报告显示,每次比赛日,不少球迷那些早早到市中心吃饭或者赛后喝酒聚会完才离开,他们在市中心商店的消费达到150万美元左右。而且,这种直接消费支出还能带动另外150万美元的经济贡献。



圣何塞州立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的经济学教授贾斯汀·里茨(Justin Rietz)说,“餐馆的服务员和厨师的薪水比谷歌的软件工程师要低。现在,很多不在谷歌办公室工作的人实际上仍然在家工作,他们还是能够拿到薪水,而在餐馆工作的服务员则不然。”



小商户也感受到了当地社区各类活动叫停的影响。在一个有关疫情致使各类活动取消,人们不能前往市中心的报道中,圣何塞墨西哥餐馆Chacho’s的老板向NBC湾区记者表示,“我们很受打击,我难过得一直哭个不停。”



市政府资助的会展及游客推广组织Team San Jose表示,受疫情影响,在它组织管理的设施中,目前已经有7场会议和12场剧院演出被取消,因此员工工时损失估计达到6.8万小时。该组织管理的设施包括圣何塞麦克内里会议中心。



这一切引发的财务影响包括:收入损失1200万美元,与会者直接消费损失1300万美元,间接消费损失600多万美元。



微软、谷歌等财力雄厚的硅谷科技巨头已经表态,在大量员工转向远程办公期间,它们将继续向为其园区的食堂工人、员工通勤班车司机等小时工支付正常工资。然而,硅谷大部分的雇主都无法与这些公司同日而语,无法承担像这样的支出,包括鲨鱼队。



鲨鱼队发言人说,球队无法受访回应它将如何处理众多与场馆关闭相关的重要事项,也不确定当前要优先处理哪些事情,因为高管们还在埋头思考应对之策。



限制措施该如何拿捏?



由于担心疫情会引发更多伤亡,政府正在敦促实施或者已经在实施一些极端预防措施。到目前为止,美国感染病例超过1300人,死亡病例至少达到38人——其中包括上周在圣克拉拉郡去世的一名妇女。



圣何塞州立大学教授里茨说道,政府所做的决定归根结底是一种成本效益分析,但不管作出怎样的决定,人们都有生存危险。



“很显然,民众的健康和生命很重要,所以我们要采取正确的预防措施。但关闭所有的这些经营设施也有成本,这些成本也可能波及人们的日常生活。”



政府官员瓦莱什称,目前“优先关注”的是公共卫生,要保护那些身体上和经济上最脆弱的人群,减缓疫情在社区中的传播。



通过非营利组织Destination: Home和硅谷社区基金会,圣何塞市政府设立了一个100万美元的基金。瓦莱什希望该基金能迅速“显著”壮大,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包括租金在内的基本需求方面的帮助。



她说道,“我们需要尽可能地利用我们所拥有的人才和资源来帮助我们自己。但我们也将非常依赖于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资源和扶持。要知道,这是我们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



圣克拉拉政府公共卫生官员萨拉·科迪(Sara Cody)博士说,她下令禁止大规模的公共集会,原因是要减缓疫情的传播,这样才能保证医疗系统有效运转,任何时候都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治疗感染的病人。



里茨说,“没有任何的经济模型可以告诉你如何拿捏好限制社会聚集活动的分寸。生活中有很多事情——很多业务——仍然是基于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尽管我们的科技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新冠病毒与新冠肺炎获正式命名 WHO称可去污名化

其他交流admin 发表了文章 • 1 个评论 • 21 次浏览 • 2020-03-14 07:52 • 来自相关话题

新冠病毒正式得名SARS-CoV-2,它引起的疾病则被正式命名为“COVID-19”。当地时间2月11日,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CTV)发表声明,根据系统发育、分类学和已有的经验,冠状病毒研究专家组(下称专家组)正式确认新冠病毒为 ...查看全部

新冠病毒正式得名SARS-CoV-2,它引起的疾病则被正式命名为“COVID-19”。当地时间2月11日,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ICTV)发表声明,根据系统发育、分类学和已有的经验,冠状病毒研究专家组(下称专家组)正式确认新冠病毒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SARS-CoVs)的姊妹,属于类SARS病毒种,并将其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2(SARS-CoV-2)。 而世界卫生组织(WHO)同日宣布,由这一病毒导致的疾病的正式名称为COVID-19。



  当一种新的病毒引起疫情暴发后,WHO会负责命名疾病名称和病毒的暂用名,ICTV负责命名病毒的分类名。此前新冠病毒被WHO暂命名为2019-nCoV,n代表novel,即“新”的意思。



  ICTV由国际微生物学会联合会病毒学组设立,独立于WHO,是一个负责对病毒进行生物学分类和命名并制定相关标准的国际组织,其制定了《国际病毒分类与命名原则》,确定了病毒及类病毒的分类阶元规则,按照目、科、亚科、属、种对病毒进行分类。1月下旬发表在各大期刊上的多项研究均已明确,新冠病毒属于巢病毒目冠状病毒科正冠状病毒亚科β属Sarbecovirus亚属。



  这种分类方法遵循了人们熟悉的“界门纲目科属种”生物学分类法。再往下分,病毒种的血清型、基因型、毒力株、变异株和分离株的名称,则将由国际公认的专家小组进一步确定。ICTV不负责对病毒种以下的分型进行命名。ICTV专家组建议,对个别分离株可以使用以下命名方法以便区分:SARS-CoV-2/分离株代码/宿主/分离日期/分离地点。



  2月11日,ICTV专家组发表于预印版平台BioRxiv的详细声明中强调,SARS-CoV-2与SARS冠状病毒(SARS-CoV)和MERS病毒(MERS-CoV)命名方式不同,后两者均与病毒引起的疾病同名。但SARS-CoV-2的名称不是来源于疾病的名称,因此不能先入为主地认为SARS-CoV-2引起的疾病是SARS疾病。且目前与SARS-CoV-2感染相关的流行病学调查和临床资料有限,其情况可能和感染SARS-CoV的临床症状图谱和传播方式不尽相同。专家组还提示,疾病名称由WHO决定,而疾病名称与病毒名称可能不同。



  当地时间2月11日晚,WHO将新冠病毒感染引起的疾病正式命名为“COVID-19”。其中,“CO”代表Corona(冠状),“VI”代表Virus(病毒),“D”代表Disease(疾病),“19”代表疾病发现的年份是2019年,合起来即“2019年发现的冠状病毒引发的疾病”。



  按照WHO与联合国粮农组织(FAO)之间达成的命名指南,疾病正式命名不能指代特定地理位置、动物、个人或者人群,并且应与疾病相关,易于拼读。在新冠肺炎暴发后不久,也有专家指出,不宜使用当时已成惯用词的“武汉不明原因肺炎”,来指代新冠肺炎,因为其中含有地名。此外,国家卫健委也曾建议过“NCP”(新型冠状病毒肺炎)。



  “拥有一个名字很重要,它可以防止人们使用其他不准确或带有污名化的名字。”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Ghebreyesus)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想要一个不影射任何地理位置、动物、个人或群体的名字。”



  病毒名和疾病名确定后,也意味着由病毒SARS-CoV引起的疾病是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由病毒SARS-CoV-2引起的疾病则是COVID-19。



  由于疾病名称和病毒名称可能产生混淆,有科学家担忧SARS-CoV-2的名称有误导性。复旦大学病原微生物研究所所长姜世勃和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在2月9日发表于《中国病毒学(英文版)》的文章中曾建议,由于新冠病毒是目前发现的最易传播的冠状病毒之一,因此可以将该病毒引发的疾病命名为“传染性急性呼吸综合征(TARS)”,病毒的名称可由2019-nCoV改成TARS-CoV,这与SARS-CoV的命名方式较为类似。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系副研究员李懿泽告诉财新记者,病毒命名有这样的惯例,比较相似的病毒按照病毒名加数字进行命名。新冠病毒其本身的宿主、传播方式、导致的疾病、全基因组序列等病毒序列相似度来看,都跟SARS-CoV都非常相似,因此SARS-CoV-2这一名称符合病毒命名惯例。此外,即使改为其他名称,也并不影响新冠病毒分在类SARS病毒种下面。



  根据前述ICTV专家组披露的分类结果,明确SARS-CoV-2属于核糖病毒域巢病毒目冠状病毒科正冠状病毒亚科β属Sarbecovirus亚属类SARS病毒种,与SARS-CoV同样属于类SARS病毒种的一个分型。



  ICTV采用的这种生物分类法,便于弄清不同类群之间的亲缘关系和进化关系,因此被学术界广泛接受。一位从事病毒研究的专家告诉财新记者,在实际操作中,按照病毒理化特性、转录行为等不同的研究方向,研究者们使用的具体分类方法会有所不同。就像平时人们会按照哺乳动物、爬行动物来区分不同的动物,但在养殖业,人们可能会以禽类、畜类来区分不同动物。



  在病毒学中还有一种广泛使用的分类方法,是根据病毒的核酸(DNA或RNA)、绞合性(单链或双链)和复制方法等进行分类的“巴尔的摩分类法”。它以1975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得者、美国微生物学家戴维·巴尔的摩(David Baltimore)命名。巴尔的摩分类法将病毒分为七组,分别为双链DNA病毒(如腺病毒、疱疹病毒)、单链DNA病毒(如细小病毒)、双链RNA病毒(如呼肠病毒)、正链单链RNA病毒(如脊髓灰质炎病毒)、负链单链RNA病毒(如包括狂犬病病毒在内的炮弹病毒)、单链RNA逆转录病毒(如HIV病毒),以及双链DNA逆转录病毒(如嗜肝病毒)。SARS-CoV-2则是一种正链单链RNA包膜病毒,它的遗传物质是正链单链RNA,通过依赖RNA为模板的RNA聚合酶(RdRP)合成负链,再由负链转录产生致病mRNA。


为了开服需要献祭一个特朗普

回复

其他交流冰红茶 回复了问题 • 3 人关注 • 4 个回复 • 36 次浏览 • 2020-03-14 11:24 • 来自相关话题

疫情重创硅谷经济,连鲨鱼队冰球比赛都不能看了

焦点新闻admin 发表了文章 • 0 个评论 • 22 次浏览 • 2020-03-14 10:57 • 来自相关话题

据国外媒体报道,一种微小的病原体正在颠覆硅谷,威胁到全球经济最强大的地区。在当地,新冠病毒疫情引发的不仅仅是公共健康危机,还阻断了各种经济活动,波及大量人员的日常工作和生活。   ...查看全部

据国外媒体报道,一种微小的病原体正在颠覆硅谷,威胁到全球经济最强大的地区。在当地,新冠病毒疫情引发的不仅仅是公共健康危机,还阻断了各种经济活动,波及大量人员的日常工作和生活。



 





 



圣何塞鲨鱼队空荡荡的主场



疫情究竟有多严重?在硅谷,各类体育比赛、表演、会议都接连取消了,人们不再能够跟平常那样到市中心玩耍了。



至少在接下来的三周里,球迷们都将无法前往SAP中心观看圣荷塞鲨鱼队的冰球比赛。(他们也将无法前往圣何塞地震队主场看他们的足球比赛。)周三晚间,圣克拉拉郡颁布了一项禁令,禁止举行1000或以上的人的聚集活动,以应对新冠病毒疫情的传播。截至周三下午,旧金山湾区的感染病例超过100人。



鲨鱼队和有27年历史的SAP中心,成了眼下的公共卫生危机动摇硅谷商业基础的一个缩影。除了冰球比赛以外,SAP中心还举办杂技表演、公共演说、音乐会等活动。



疫情危机笼罩之下,旧金山湾区已经有许多的大型企业和学校关闭,人们的日常聚集活动也趋于停滞。当地的服务行业人员和小时工恐怕会成为最受打击的群体。



“SAP中心的建立是为了驱动市中心的经济发展,至今仍是如此,”圣何塞的经济发展主任金姆·瓦莱什(Kim Walesh)说道,“它彰显了企业商户之间的相互依存,也显示出了各类活动、会议、面对面的服务和体验对我们本土经济的驱动作用。”



就像硅谷本身——高薪的技术工程师赚大钱,但一半的劳动力是低薪的服务行业员工——鲨鱼队只雇佣250名全职员工。其中10%的人是该冰球队的明星,他们所占的工资总额达到8150万美元。



但据大鲨鱼队称,在比赛日,约有800人在这座体育馆里工作,占员工总数(1100人)的很大一部分。他们大部分是小时工,从事检票、切火鸡做三明治、给冰块抹平、赛后清洁等工作。对于规模较小的活动,比如同样叫停的太阳马戏团表演,工作人员要少一些,但仍有500人。



经济损失无可避免



与此同时,加州的体育行业研究公司SportsEconomics LLC发布的圣何塞市2015年经济影响报告显示,每次比赛日,不少球迷那些早早到市中心吃饭或者赛后喝酒聚会完才离开,他们在市中心商店的消费达到150万美元左右。而且,这种直接消费支出还能带动另外150万美元的经济贡献。



圣何塞州立大学社会科学学院的经济学教授贾斯汀·里茨(Justin Rietz)说,“餐馆的服务员和厨师的薪水比谷歌的软件工程师要低。现在,很多不在谷歌办公室工作的人实际上仍然在家工作,他们还是能够拿到薪水,而在餐馆工作的服务员则不然。”



小商户也感受到了当地社区各类活动叫停的影响。在一个有关疫情致使各类活动取消,人们不能前往市中心的报道中,圣何塞墨西哥餐馆Chacho’s的老板向NBC湾区记者表示,“我们很受打击,我难过得一直哭个不停。”



市政府资助的会展及游客推广组织Team San Jose表示,受疫情影响,在它组织管理的设施中,目前已经有7场会议和12场剧院演出被取消,因此员工工时损失估计达到6.8万小时。该组织管理的设施包括圣何塞麦克内里会议中心。



这一切引发的财务影响包括:收入损失1200万美元,与会者直接消费损失1300万美元,间接消费损失600多万美元。



微软、谷歌等财力雄厚的硅谷科技巨头已经表态,在大量员工转向远程办公期间,它们将继续向为其园区的食堂工人、员工通勤班车司机等小时工支付正常工资。然而,硅谷大部分的雇主都无法与这些公司同日而语,无法承担像这样的支出,包括鲨鱼队。



鲨鱼队发言人说,球队无法受访回应它将如何处理众多与场馆关闭相关的重要事项,也不确定当前要优先处理哪些事情,因为高管们还在埋头思考应对之策。



限制措施该如何拿捏?



由于担心疫情会引发更多伤亡,政府正在敦促实施或者已经在实施一些极端预防措施。到目前为止,美国感染病例超过1300人,死亡病例至少达到38人——其中包括上周在圣克拉拉郡去世的一名妇女。



圣何塞州立大学教授里茨说道,政府所做的决定归根结底是一种成本效益分析,但不管作出怎样的决定,人们都有生存危险。



“很显然,民众的健康和生命很重要,所以我们要采取正确的预防措施。但关闭所有的这些经营设施也有成本,这些成本也可能波及人们的日常生活。”



政府官员瓦莱什称,目前“优先关注”的是公共卫生,要保护那些身体上和经济上最脆弱的人群,减缓疫情在社区中的传播。



通过非营利组织Destination: Home和硅谷社区基金会,圣何塞市政府设立了一个100万美元的基金。瓦莱什希望该基金能迅速“显著”壮大,为有需要的家庭提供包括租金在内的基本需求方面的帮助。



她说道,“我们需要尽可能地利用我们所拥有的人才和资源来帮助我们自己。但我们也将非常依赖于州政府和联邦政府的资源和扶持。要知道,这是我们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



圣克拉拉政府公共卫生官员萨拉·科迪(Sara Cody)博士说,她下令禁止大规模的公共集会,原因是要减缓疫情的传播,这样才能保证医疗系统有效运转,任何时候都有足够的资源和能力治疗感染的病人。



里茨说,“没有任何的经济模型可以告诉你如何拿捏好限制社会聚集活动的分寸。生活中有很多事情——很多业务——仍然是基于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尽管我们的科技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步。”


新冠病毒